镜子—楚路女孩绝不认输

不是太太,叫我镜子就好√
all叶/周叶/凯柠,杂食不雷
【高亮】不介意转载,在不修改我的文的内容的前提下取得授权即可

【周叶/玄幻】相见欢(2)

●双更是假的,我依旧月更但是一是上个月写的哈哈哈

●自我检讨一下,短篇变为中长,然后第一章介绍叶神身世第二章讲小周身世我自己都想唾弃我自己xx那个什么,看不下去的尽快弃了比较好的√


05

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比较复杂,就只先从周泽楷这个人说起。

如果说叶修是京城脚下一片五陵年少里长出来一心修仙的一株奇草,那周泽楷就能称上一声从某天突然开始长歪了的一朵奇葩。

周泽楷从小在苏州长大,在当地算是个名门望族,父亲周老爷官拜四品,人人见了他都要笑眯眯地道一声“周公子”。但周公子从小和一群花天酒地的公子哥大少爷混在一起而不染尘俗,总能显出点儿不同来。

周泽楷从小就长得俊朗又温雅,不太爱说话,但也不是见谁都冷硬客气。同样年纪的望族之后,大都染了点世家子弟该有的通病,不是娇生惯养三天两头吵吵闹闹就是耽于美色成天莺莺燕燕。在人家或爱好闯祸满地皮或流连花丛莺燕飞的时候,周公子安静地在室内读书练字,偶尔接待一下周老爷的客人——偏偏他不管读书还是待人都特别有天分,惊才绝艳却不以此为傲,世故通达而不过分圆滑,一张脸又生得极为明俊,苏州城里大半姑娘都芳心暗许而不自知。

可问题就在于,周泽楷能这么平静,就是因为他什么都不在意。

他可以为了家人的期望去读书——读书对他来说本来也是件挺开心的事——但却看不出想子承父业光耀门楣的倾向,他可以偶尔在周夫人身体不好的时候帮忙经验家业,蒸蒸日上却又并不想从商,他对这个年龄的少年经常崇拜的大将军也没有特别的情感,无端像一棵古寺佛边自由任性生长的古松——连大姑娘都一眼不看,可不是一棵聆听佛音的木头吗!

周老爷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一个人连目标都没有,哪怕当初再如何惊才绝艳也难成大器。只是在周老爷酝酿话语的时候,周公子就抢先一步找周老爷谈了话,一句话就把周老爷一口茶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憋到脸红脖子粗,他说,“父亲,我想修仙。”

周老爷惊悚地被茶水呛到了。

周公子再接再厉,把自己准备安排的,已经做了安排的,从自己准备去哪个门派怎么去,再到自己走后一些下人怎么安排家族产业会受什么影响一一道来,条理分明头头是道,周老爷还没缓过神就只好假装深沉地点头,到最后周公子一句话憋死了他的规劝,“母亲已经同意了。”

周老爷大概明白这次这个看上去乖巧又有礼貌实际上又倔又死心眼的孩子这次是真的想走了,苏州没能关住他,富贵名望和小姑娘的芳心也没能留住他。这个时候江南杏花正盛,少年人眼底一腔孤勇的意气灼灼生华,终于噎得周老爷再说不出半个拒绝的字。

他想,大概是三年前那次意外吧?他从亲戚家一身褴褛与灼伤回来,眼睛里突然就多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微弱却坚定,让他突然从漠不关心的天外回到这个烟火氤氲的红尘,而那时就注定了三年后的这次远行。

周老爷和他一起沉默,两个人在不必言说的默契中喝完一整碗茶,那茶汤浸着的茶梗带着润泽的新绿,周老爷清了清嗓子,“什么原因?”

周泽楷猛地抬头看他。

周老爷缓慢又坚定地重复了一遍,“你的理由不会太充分或者冠冕堂皇的,我了解你,你之前一直避而不谈,是怕告诉我吗?和你老子还装?”

“是……为了找人。”也许是紧张,周泽楷罕见地声音有些喑哑,“去的话可能能找到,不去就一定找不到,本来就只是一面之缘。”

周老爷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叹了口气,把一柄佩剑扔到了他前面,“是以前一个道友为我铸的剑,唤作碎霜,可能不是什么好剑,但多少有点灵力,不用这样看我,修仙的梦以前可不止你一个人做过,只是……找不到就回来吧,苏州城跑不了的。”

周泽楷喉头发紧,用鼻音嗯了一声,他的东西早就收拾好了,这次说是解释也只是一次通知。

周老爷看着他远远的身影,颀长又坚韧,成长得又隐秘又迅速,让人有些猝不及防,他扯着嗓子问了一句,“是三年前遇见的人吗!”

走远了的周道友终究还是没有回话。



06

这样看来,和跟着云游散仙偷跑了的叶修比起来,周泽楷踏上仙途的路还算顺利。

……也不尽然。

周道友从前在苏州就被世家小姐豪门贵女烦了个透,想出苏州大概也有一部分想寻找清静无扰的地方安静待会的想法,只是他并没有料到出了苏州城,修真界的仙子们要更加勇敢开放——还更有武力值!

周道友被追了五天,钱袋都给抢没了,却连城门都不敢进,一路风餐露宿,深刻体会到了修真界前辈的辛酸苦楚。

后面的事也是一路戏剧性地起起伏伏,周道友在轮回山脚下的林子里发现有一人一魔打得不可开交,出于同是道友的情谊,周道友拔出碎霜决定上前帮个小忙,而这个小忙让那位不可一世的魔族顺利去见了魔尊。

被搭救的轮回掌门方明华还在不可置信当中。当时的轮回是个杂门小派,一派掌门差点被魔族围在小树林里打死这种事对轮回确实可能发生。方明华不禁感叹起了这位道友热心助人的侠义风骨和确实厉害的天赋——毕竟那柄碎霜就是把普通甚至灵力低微的灵剑,而这位道友砍魔族就跟切菜似的!

天道既然给了周泽楷极好的相貌,看来也不吝啬一点修行的天赋。

天道好轮回,苍天……爱饶过谁饶过谁。

方明华有些挣扎,这位道友天赋极佳又风度翩翩,总感觉像是什么玄门大派出来低调历练的内门弟子,别说在苏州附近地头蛇一样的轮回,仙盟新贵微草都不一定看得上眼的!

现在问他要不要加入轮回,好比挑扁担的小贩问世家公子要不要弃了祖业来一起卖豆腐脑……

果然,他厚脸皮地问完“道友何派人士要不要考虑加入轮回”,刚刚还气定神闲的周道友突然就开始紧张又嗫嚅,方明华心里一咯噔,正想打个哈哈说“没事没事我就随口一说不打紧”地糊弄过去,“没”字刚出口,周泽楷就用一句令人意想不到的话哽住了他,“我没带钱。”

方明华连忙把剩下的话都咽进去,重新组织一轮语音,“没关系!我们轮回不收报名费!”

……周泽楷立马就点头答应了!方明华以为这只是个委婉的拒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三秒之后,一把掏出掌门玉玦拍在周泽楷手上。

周泽楷:???

周泽楷连忙又推回去,意思很明显: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就让我当掌门,是不是太儿戏了?

方明华只好一边掏弟子用的令牌一边解释:“是这样,我们门派这几年没招到什么特别有根骨有仙缘的弟子,毕竟旁边就傍着嘉世,轮回又不如它有名……其实我都结婚了,准备这几年就归俗的,偏偏今年收到了仙盟大会的邀请,所以准备今年看看今年能不能抓个挑大梁的,我看道友你又仗义又有天分,是这个担子的可托之人……哎,我都准备好推了邀约明年解散门派摞担子走人的,这就是缘分啊!”

周泽楷被前辈满嘴“结婚”“还俗”弄得有点酸,仙途漫漫,既肯在建功立派的大好年岁毫不留恋地归俗,定是两人真心相爱,也说了几句真心实意的祝福。

方明华反倒有点歉疚,“我倒真的不知道周道友你没有加入别的门派,我们轮回不算顶尖的豪门,在修炼资源上肯定比不过嘉世蓝雨,本来以周道友的天分怎么说也能在一流门派当上内门弟子的,不过放心,轮回也绝对不会浪费你的天分的!”

周泽楷倒是不怎么在意,道,“虽无邀亦愿入。”

方明华有些惊诧。

“碎霜是家父所赠,轮回是家父所指。”周泽楷说这话时抱着碎霜,剑柄上古雅繁复的霜花图纹纤毫必现,方明华突然感觉无比眼熟,百感交集一起涌现上来,他低声问,“令尊是……?”

周泽楷低声地回答了他些什么。

方明华深吸一口气,“回轮回就把即位仪式办了吧,我师父留下的荒火还在,我没碰过,他等那个临阵脱逃会苏州成亲的混账师兄等很久了。”

周泽楷最后还是只接过了荒火,把掌门之位丢给了完全无意的方明华,此后仙盟一路过关斩将,连续两年拔得头筹周泽楷功不可没,但最让方明华欣慰的却是这个:

两年后轮回成功跻身顶尖修仙门派,周泽楷花了两年,让自己成为了一流门派的内门弟子,兼随时可以操办仪式即位的下任掌门。

非常励志了可以说。

tbc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