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

我爱小周,小周使我感到快乐

【维勇】小王子与小狐狸

# ooc预警
# 短小预警
# 乱七八糟的文风预警
# 发誓凑齐100个,一定写完





什么?你还是看到这里来了?



没办法了看就看吧

01
勇利一直觉得能遇到维克托是个奇迹。
像是王子遇见他的玫瑰,惊讶而兴奋地看着他开出花朵。
那个时候维克托是长发仙气在领奖台上亲吻奖牌的花滑新星。
那个时候勇利是长谷津一个喜欢花滑的普通少年。

02
维克托在大奖赛那晚的晚宴上其实是很惊讶胜生勇利会突然找他斗舞的。
连带着克里斯和尤里都一起兴奋起来。
最后勇利抱住他说be my coach的时候维克托的眼睛突然亮起来了。
像在沙漠里流浪的小王子突然发现一只狐狸。

03
克里斯说他从没见过维克托那么高兴,眼睛里沉寂的星河都璀璨起来。

04
勇利小时候许过很多愿望。
从交到朋友,通过考试,到后来滑冰能少摔几次,学会阿克塞尔跳,再到养一只马卡钦一样的贵宾犬。
后来勇利许的愿望已经很少了。除了是长大了知道自己去争取以外,他最想实现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所以对比最大的幸福,细微的愿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05
十岁以后勇利的愿望基本上就和维克托有关了。
后来他许过一个希望维克托能一直留下来的愿望。
那个愿望实现了。

06
很多人,包括克里斯,雅科夫,都没有想过维克托会因为一个酒会上完全不该相信的邀约,真的跑到日本去当教练。
维克托坐飞机穿越云海的时候,浅薄的晨光破开晓霁,他凝望着云海那端,脸庞上浮着一层浅浅流光。
邂逅是维克托生命的全部。
这个事实过去或者未来都不会有所改变。

07
这就像魔法一样,不是么。

08
勇利对维克托突然闯进他的生活这个事实,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根本没有接受的。
他只是很普通很普通地好像接受了这个事实。

09
勇利从来没有觉得滑冰练习是一件枯燥的事。
不如说他本身对枯燥有趣的定义就很模糊。
只是因为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滑冰上,所以这些时间才特别珍贵。

10
勇利的朋友其实不多,而且基本上都是他在冰场上认识的。
所以他怎么可能会觉得滑冰是件枯燥的事呢。
明明都是闪闪发光,最珍贵的回忆啊。

11
维克托最开始的目的只是「验证」。
验证一些他想象中的事,验证一个人的潜力,验证他的眼光,验证他是对的。
维克托一直都这么相信,花滑他也是这么自己无比自信地滑过来了。
只是慢慢的他就不再只是单纯为了验证做一些事了。

12
有些时候维克托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理由来关心勇利的。
关心一个人的想法,关心他的喜怒哀乐,关心他每个行为背后的深意,关心他所住的地方,关心他身边相处的人,关心这个人的一切。

13
勇利也经常搞不懂维克托。
其实维克托才是这里最容易搞懂,所作所为每件事都基于一定理由而且目的明确的人。
但无论同怎样难相处的人都能不发生争吵友好相处的胜生勇利,唯独对维克托总有摩擦。

14
这一点两个人都不明白为什么。

15
维克托第一次从勇利身上看到自己期待的东西是在温泉 on ice。
那个时候维克托实在是很惊讶一夜之间勇利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eros好像有了一个故事。
那个时候他专注地看着冰场上的人,惊讶地好像看到了一朵玫瑰开花。

16
维克托的故乡是圣彼得堡,有着不冻港的美称,是座很美很美的城市。
当然也有海,有白色的海鸥,有高顶华美的西式建筑,有开阔的广场。
至少在去往长谷津之前,维克托一直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海可以同故乡相比。

17
维克托之前一点也不了解勇利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对外界,尤其是自己不关心的东西总是缺乏足够的关注。
他对勇利的印象就是一个喜欢喝酒,很奔放,花滑很吸引人但是太紧张怎么也滑不好,潜力很大的一个内敛的日本花样滑冰强化选手。

18
后来维克托觉得勇利简直是个让人操心过头的很过分的人,死要强嘴上又不说,会在莫名其妙的地方没有自信,容易紧张,紧张起来之后就很难正常发挥自己的水平,而且冰场上和冰场下简直是两个人,对花滑投入很大的热情,而且心理素质不怎么好。
明明就是个很糟糕的人。笨拙过头了。

19
维克托有时候自己都会恍惚,是不是在一个学生身上投入太多精力了。
好像自己在栽培一朵花,看着他成长,茁壮,开花,即使最开始只是抱着玩闹的心态播下一颗种子,一旦发芽就会抱有热切的希望。

20
勇利是宝石。
这是维克托在看见勇利完整版的eros时冒出来的第一想法。
有一点危险,周身闪着光华,在冰场上很耀眼,像初次打磨的宝石一样,满满的不可思议。

21
那之后的生活只能用平静来形容。
本来就算是童话故事也不会有那样的平静,祥和的小镇,古风的塔形建筑,樱花,狸猫雕像,去往山上很长的石板阶梯,山,一切的一切以一种维克托从未想过的形式,变成经历。

22
有过那么一瞬间,维克托想过就这么留下来也未尝不可。

23
那之后在长谷津的生活很平静,勇利重复着温泉旅馆—长谷津城堡两点一线的生活,新的自由滑曲目还没决定,他向来不擅长这种决策,练习了很久的四周跳也总是力不从心。
他想起来很久之前,拜托那个泰国音乐系的女同学编的那首曲子,是很久以来他埋藏下的一根小刺,犹豫到最后没有取用的曲子,只是道歉解决不了的芥蒂,不擅长同女同学打交道的迟疑。
勇利在冰上放空自己,在冰面上划出形状优美的弧形,冰刀击打冰面,发出的响声单调而沉闷。

24
现在回想起来,那首曲子只是个契机。
让勇利思考关于一些东西的契机。

25
维克托对那首曲子的新编感到惊艳。
这实在是一首很奇妙的歌。很有生命力,很空明澄澈,作为自由滑曲目来说虽然没有强烈打动人心的成分,但是抒情方面却难以找到更好的。
但是更令维克托震撼的就是,这首曲子,是专门为勇利谱写的,也只有勇利能演绎出它最激动人心的魅力的,独一无二的曲子。
维克托突然为能参与完善这样一个自由滑节目的编舞感到庆幸。

26
曲子最后的名字决定为yuri  on  ice。

【tbc】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