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表里

众生皆苦,唯你是糖。

【周叶/玄幻】相见欢(1)


●因为写太拖了只能强行中长,开的定时,很高兴参加本次活动!给每个看文的小可爱比心心!


。其实现在我就在,这篇文在四月三十就写好了,所以如果我六号还是七号更新了,也只能说明我还是月更的!

……我特意定在这个时间就是想看的人少一点!反正就这个水平了!骂我也没有用!活动中比我的文写得好的还有十一个!来追起吗!



00
“你真就这么想修仙?”

“当然了!”陈果瞪着这个三天前被路上好心老板娘捡回来的,据说曾经是修仙大派守山门的小伙子叶修,觉得这孩子真是冥顽不灵,“谁不想修仙?要不是我没有那个天分,早就上嘉世当弟子去了!”

叶修歪歪头,“修仙可没这么好玩儿啊,很辛苦不说,又不能像话本上那样羽化登仙,先不说你的资质,修仙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被说资质是提都不用提的兴欣客栈老板娘陈果压下一股子邪火,“大部分人都想修仙啊!哪像你这样一点上进心没有天天混吃等死!亏你还有个和嘉世惊才绝艳的最年轻的叶秋掌门差不多的名字!不说了不说了,酱油不够了,不要闲着,去隔壁街口老王的酱油铺去打二两酱油过来!钱先记账上,月底我结!”

叶修就被这样塞了一个空酱油瓶推着出门打酱油了。


01
时人尚仙。


修仙大成者,可凭一己之力,倾山覆海,翻云成雨,一方大能可庇佑一方,保风调雨顺国泰民安,魔族也不会在有大能庇佑的地方作乱闹事,可世间更多的却是灵根驳杂,根骨顽劣,无缘仙道的凡人。

而稍微有点仙缘的,也大多停留在漫长的练气与筑基,再想往上,只能靠天赋与机缘。

还得是惊才绝艳的天赋和天道仿佛都在庇佑的机缘。

其他的千千万万人,都是挣扎在底层的芸芸众生,极少数活在塔尖的仙门大派嫡传弟子与年轻的掌门尊者,穿过人魔交战的血雨腥风,以单薄的肩膀,百年左右的寿命,撑起暗流涌动的人类世界,与穷凶极恶而寿命漫长的魔族遥遥对峙。

所以时人尚仙,大抵所求,不过是敬畏又艳羡仙者翻云覆雨的力量,期许能被那么一位大能庇护。

每年六月,各个玄门大派会派出年轻又优秀的内门或长老亲传的弟子,以同门派组队的方式,争夺那个“仙盟第一”的名号,和一道封于玉玦中,让各个大能也眼馋不已的大机缘。

“这么想想,谁不想修仙才有问题吧?”陈果嘀嘀咕咕,“不过以他的情况也不一定吧,修仙圈子似乎也很乱很危险,一个守山门的都能被仇家追杀成这个样子……最后还被另一个他派的弟子浴血才搭救了回来,嗯,那位小道友倒是确实俊朗无双,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旧识。”

陈果稍微回想了一下那位小道友清俊又温润的容颜,花痴了几秒,立马忘了刚刚出门打酱油的小伙计,笑着跑去给大门贴符。玄门大派嘉世脚下的小镇,哪怕是客栈老板娘也会点儿小术法,想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嘉世当家叶掌门几天前在轮回的灵地下落不明不知死生,两派争执架势颇大,嘉世附近的妖魔也蠢蠢欲动,略有动乱之相,确是不甚太平。

也忽略了叶修出门打个酱油十多分钟了还没回来这个事实。


02
关于叶修现在的处境……处境很复杂。

叶修就是那个“下落不明”的倒霉掌门。

这事说起来还比较复杂。当年叶修不是修仙世家出身的,而是京城附近一家颇有些势力的家族世子。但是又因为叶修从小就是那种直来直去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屁样子,某一天还大喊着“我不要继承家业!”,待叶公问起来为什么,又认真地说,我要修仙。

修修修,就知道修什么鬼仙,自己连身都修不好还指望修仙!叶公气得吹胡子瞪眼也没舍得真的下重手,深觉犬子不打不成器打了叶夫人又要和他闹和离,干脆一狠心把人送到京城附近的一所寺庙,指望我佛慈悲把这个逆子拉入正途。

但是住持图缕大师,一眼就发现叶修这个孩子,根骨清奇,是个可塑之才。

恰逢图缕大师的知交好友,云游散仙过来蹭了几杯茶喝,聊着聊着聊到叶修身上,云游散仙被说得心痒,跑过去看了看叶修。

那时修仙尚是小道,式微途穷,十个里有八个对它感兴趣的都放弃了,突然发现一个叫嚣着要修仙的小孩,一看之下发现这还真是个可塑之才,当即和叶修一番促膝长谈,立马行了拜师礼,图缕大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到叶公发觉这件事的时候,叶修早就走了三个月了。

叶公显然也没想到修身养性把他儿子给修没了,但好歹知道图缕大师不会拿他儿子的安全开玩笑,也不强求了。

结果这么一折腾,六七年后叶修完全可以出师,甚至可以把师父打趴下了,那时也正值修仙势力暴涨,名门仙派如春笋般涌现的时期,叶修也略有些意动,和一个也是住客栈认识的朋友一拍即合,建了个门派,用的当时住的客栈的名字“嘉世”,还恰巧就是陈果开的客栈的前身。

仗着一副看起来特能唬人的小年轻的样子和比天还厚的脸皮,明明都出师云游到处行侠仗义了好几年还说自己是小年轻,带着嘉世连续三年拿下了“仙盟第一”的名号。

……然后锋芒太胜,不知道惹了什么人眼热,去轮回递个拜帖都能被魔族暗算,鉴于消息太准与对方针对他一般的作战方式,背后不可能没有人的影子。

堂堂玄门大派掌门,沦落到客栈老板娘手下打酱油,说出去韩文清都要笑了。

但他现在没有立即动身回嘉世,是因为他知道嘉世现在的处境,在嘉世后期,他也不知为何就莫名遭人冷落,因为对待队友从不讲和外人一样的客套话,有时是直白到让人无言以对,但因此生了嫌隙,也未免过于小肚鸡肠。

……可偏偏叶修还知道这个“小肚鸡肠”的人是谁,不如说正是因为知道是谁他才不想回去的。

他走之前派内已经立了约誓,掌门玉牌与佩剑“一叶之秋”已经移交给了下一任掌门候选孙翔,曾经的“叶秋”死在那场袭击里了,而现在的叶修却还没有想好之后的路要怎么走。

他与魔族交战时体力不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来的,但那块自己随身佩戴,家人给的玉牌不见了。这个玉牌在门派统一维修佩剑的时候被关榕飞长老收走了,再还给他时说是加持了传送法阵,想来是法阵救了他一命,就是这个法阵也比较菜,玉佩消失了还只传送到了嘉世山脚下。




03
但这些都不及现在情况危急。

叶修和魔族那一架打狠了,虚了好几天功力都没缓和回来,陈果都能一掌拍疼他,除了比较扛揍以外他和凡人其实区别不大了,现在六七个小混混把他围住,一副“咱们哥俩好一起去那边黑暗的小巷口谈谈零花钱的事好不好”的架势,叶掌门有点招架不住。

这个世道,你难道是指望有别人来拯救他一个年轻力壮的成年男子吗?

叶修稍微回想了一下自己身上到底有没有带钱,觉得自己现在把衣袖里藏的五文钱拿出来可能还能小事化了。

那个小混混的手就快要搭上叶掌门的肩膀了,这时一柄剑不轻不重地抵在小混混手肘上,剑未出鞘,却无端带了点让人气喘不过来的压迫感。

小混混抬头,面前的应该是个什么修仙大派的小弟子,衣服花纹不多但暗纹细致,关键是这个小子长得还挺好看,五官端正眉眼温润,大概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富家公子哥,看不过就跑来行侠仗义见义勇为。

叶掌门一朝虎落平阳,居然还要靠他派的小弟子搭救……叶修决定把这件事就此压心底。

“可以放了那位公子吗?”小道友不卑不亢地问道,语速是不紧不慢,但架不住人长得好看声音还好听,顿时让人生出了这小子还挺懂礼貌的错觉……而他的剑还抵着小混混。

真说不清是谁在威胁谁。

小混混阴笑几声,“诶呦呦我好怕,要是不放你怎么办?上你们派找你师父父过来打我?”


也就是仗着小道友大概年轻,修为不高,没结丹前修仙的跟普通人都差不多,何况这位小混混平日里的锻炼大概做得很好,五大三粗一身肌肉,真要打起来也不太好说定胜负。

小道友想了想,把剑放下出了鞘,微凝灵力,对着地面一划,灵力凝线,轻飘飘得在地上划出一条几米长一米多深的口子。

…………

不打了不打了,打不过打不过。

小混混立马做鸟兽散,叶修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藏袖里的符不知道还该不该拿出来,小道友帮忙把泼了一地的酱油瓶子捡起来,暗色的酱油沾在他手上竟一时让人有点不舒服。


总感觉这只手适合弹琴执棋,一时间这么有烟火气真是……

“酱油撒了,”小道友惜字如金,“我赔。”

这孩子怎么这么实心眼。


04
叶修和小道友一起去酱油铺的路上,闲来无事就开始扯皮。

“这位道友年纪轻轻,修为颇高,是轮回的内门弟子?”叶修看见他衣服上的轮回徽章,半是试探地问。

“是。”小道友回答,“轮回内门弟子,周泽楷,同是道友,不必生疏。”

叶修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实在是不想承认自己是这个什么“道”上的朋友。

“小周啊?我就是客栈的一个小伙计,不敢称什么道友,姓叶。”虽然原先谁见了都要恭敬地称一声“叶掌门”“叶道友”,龙游浅水与虾为伍,感觉就自在点了。

周泽楷大好未来的仙门弟子,被人叫“小周”也没什么不满,应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性格使然,不太会找话题和人聊天,但也绝不是为人冷漠不屑于世,现在想说的话有一箩筐,都哽在嗓子口说不出来,噎得人心疼。

“小周啊,不是我说,现在天下不很太平,仗着一点修为什么事都管,到处行侠仗义,不是太可取的。”叶修老气横秋,对着刚救了他的人不客气地说些不太好听的“忠言”,换个耿直点的大概都要骂他有毛病。

周泽楷脾气蛮好地点头,“家父曾有忠告,但是……”他之前也不是什么事都管,有时不了解原委,贸然上去帮忙却反而弄巧成拙的事也不是没有,但是这次不一样,哪怕这次是神魔鬼蛇拦在面前都肯定要上前的。

但这些话也不可能直接说给叶修听,叶修只当他是年轻冲动正气太盛,“好吧好吧,不说这个,小周来这里是有什么事?”

周泽楷:“三月以后,仙盟大会。”

叶修哦了一声,有点怀疑,“还有三个月才比赛,就来?”

总不能说是因为他在这里就一直没走,周泽楷偏了偏视线,“荷包很好看,令妹绣的?”

错开话题略显生硬,不过人家不想说叶修也不至于死揪着不放,当即点头,“嗯。”

三秒钟后又反应过来不对,“为什么猜是家妹所绣?”明明还有姐姐妈妈姑姑婶婶那么多选项,一猜就中?

周泽楷本来想蒙混过关,但对着叶修的眼睛有些说谎说不下去,干脆坦白,“荷包上有个‘叶’字,字迹娟秀,曾有幸观过苏道友字帖。幼时曾与叶道友有过一面之缘,侥幸受教,音容笑貌,莫不敢忘。”

最后那两句,明明是早就准备好的客套话,说得周泽楷自己有点脸热。

年少时记挂的缘分,现在也能这样轻松地说出来了。

虽然明明现在也还刻骨铭心,不是什么能轻飘飘带过的事。

叶修:“……”

马甲不用扒就自己下来了,真让人头疼。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87 )

© 山河表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