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表里

众生皆苦,唯你是糖。

【all叶】据说安洁莉雪和我们全队都有故事


*大家好。我回来了

 

*给这个小可爱的更文! @浅潭君

 

*月更lo主取关随意

 

 

 

 

14

深夜九点四十八分,国家队全队走上了瑞士的街头,试图每人配副眼镜。

 

 

为此甚至叫上了已经准备休息的张新杰。

 

 

张新杰被子都铺好了被叫出来,明显不可能赶在睡觉的时间回到寝室了,心情不是很愉快。

 

 

叶修觉得似乎没有深夜跑出来配眼镜的必要,与第一场对手G国队的比赛安排在三天以后,况且安洁莉雪似乎只会影响到国家队队员们在待人接物方面的智商和情商,并不会对队友们在荣耀方面的才能产生什么毁灭性打击,那么等到明天再去也是一样的。

 

 

黄少天拒绝。

 

黄少天:“那不行的,就是现在是深夜十二点我也要把眼镜配上。你以为我只是去配眼镜吗?你错了,我是在挽救我岌岌可危的智商和在队友们心中的可信度,这非常重要,我不能让队友们误以为我是个和哪个女孩都有一腿的人,我的信誉非常值钱的。”

 

 

楚云秀在角落里和苏沐橙小声哔哔,“这是睁眼说瞎话吧?这个‘队友们’怕不是个偏义副词。”

 

方锐也非常迫切:“是啊,那个女人太可怕了,简直是个人形自走脑残机,让我众叛亲离,失去了苏姐姐的信任,我必须要解释解释,让我配完眼镜以后当面拒绝她以示清白!”

 

 

楚云秀:“恕我直言,那个安洁莉雪并没有对你表现出过多的关注,你在她眼里大概算个路人乙丙丁,解释什么啊解释,解释你在国家队的第一场单相思吗?”

 

 

张新杰推推眼镜,被打扰作息时间的焦躁和不愉快感在队友们嘴皮子耍完几个来回之后有所减缓,“你们在讨论的是那个叫安洁莉雪的女孩儿?我还以为是喻文州的表妹。”

 

 

叶修:“你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张新杰回想了一下自己的推算历程,“她刚来国家队的时候就深受喻队的关怀,喻队还单独给她开了个房间,她还会经常去队长办公室送饮料,两人神情亲昵,而且综合我对职业圈的了解,并没有这样一个职业女选手叫这个名字,那就只能是喻队的亲戚。而且她还经常叫喻队‘文州哥哥’,从亲缘关系的角度来讲只能是表妹堂妹亲妹妹一类了。怎么,我推导得不对吗?”


喻文州衷心地认为这样一个队友有时候是真的可以把人逼疯的。






15
也许可能会有人好奇了,国家队里还有一个戴眼镜的,为什么也受到了安洁莉雪的影响呢?

让我们可敬的雷霆队长肖时钦和你解释一下,他的确戴眼镜,因为高度近视而眼镜从不离身,却在来瑞士的第一天和队友发生了一些意外的肢体碰撞,眼镜摔了下来,被一边经过的孙翔不小心踩碎了。

踩……碎……了……

再次强调一点,肖时钦的近视很严重。

没有眼镜相当于去了半条命吧。

肖时钦没有办法,也不好对着曾经是队友的孙翔发脾气,只能自认倒霉准备晚上再去配眼镜了。

但是安洁莉雪突然的出现让肖时钦发现,他没有了眼镜的庇护,看人好像出了点问题。

不算太严重,也就把人看成五颜六色还自带樱花背景和交响乐bgm而已。

不行!这已经很严重了!

肖时钦不能再等了,他提前向喻队支了个假,向张新杰确认过眼镜店的方位后在八点出了门。

而感谢负责任的队友张新杰,一幅严谨工整的地形图让他非常放心能够不付吹灰之力就找到那家眼镜店。

是的,张新杰的图非常严谨公正,他也的确是很快找到了那家店。

但是。

但是因为太放心张新杰的图的缘故,他出门得理直气壮放心过头,没有带翻译。

……以至于用简单的会话口语和各种肢体语言和店主扯了很久的皮,到九点五十二分才堪堪把眼镜配上。




16
国家队一行人在眼镜店前50米的地方遇见了安洁莉雪和……A国队队长。

A国队队长,金发开朗类型,若把颜值数值化能和周泽楷打个堪堪齐平,属于那种人生赢家富家公子类型的,配上此时面对哭哭啼啼的女生仍是耐心温婉的神色,确实是挺有魅力。

国家队队友们看见安洁莉雪时都缩了缩,其中最夸张的数方锐,拉着叶修的队服衣摆躲在叶修身后,一副闪瞎了眼的样子。

当然这只是在皮,戴了平框无度数眼镜的方锐能明显地看到安洁莉雪的七彩头发但是并没有受什么影响,这种夸张的样子的目的……也许是为了引起某个领队的怜爱(?)之情?

好在出门之前的国家队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有眼镜的戴眼镜,没眼镜的戴墨镜,反正都是有人气有格调的电竞明星,出门不带墨镜是不可能的,就算有比较不拘小节的几个也能从戴眼镜的队友那里借来一两副,可以说是准备万全。

所以真的碰见安洁莉雪的时候反倒安静如鸡,正式戴了有度数的眼镜的看到的就是一抽抽搭搭的黑长直小女孩儿,而戴着墨镜的就比较幸运,见识到了一头彩虹长发七色眼瞳背景飘樱花的少女,与瑞士的深夜毫不符合的粉色系亮色调背景几乎能闪瞎人的24k钛合金狗眼。

楚云秀戴着墨镜凝视路面,“看这个地上堆了至少三厘米厚的樱花……真是造孽。”

这妹子是在这里哭了三小时吗?!

安洁莉雪看到一群人(特指里面的周泽楷),瞬间哭得就更猛了,小声但咬字清晰地说,“泽楷……”

周泽楷标准的拒绝性回答:“抱歉,我们不熟。”

七色的眼泪从安洁莉雪光洁的脸颊上滑落,不知道是不是楚云秀的错觉,一道小小的彩虹浮现出来。

深夜从一个七彩发色的女孩的七色眼泪旁边浮出一道彩虹你说吓人不吓人!

A国队队长安迪,一个金色卷毛的开朗系男神,似乎对中国队终于派人来接这个女孩一事松了一口气,摆出一个一千三百瓦的灿烂笑容,“终于有人接她走了。”

……开朗的怜惜娇花的表情和抱怨中带着一丝麻烦终于走了的释然的话完全不一致。

A国队队长对着喻文州点一点头,“你女朋友很东方很可爱,下次请不要放她一个人出来了。 ”

言语间隐下的意思大概是不要让她再深夜出来祸害人了。

楚云秀:“啧。”

方锐:“girlfriend,喻队你果然是和她有一腿的。”

喻队就像吃下了二十四张账号卡一样表情挣扎。

喻队心里苦但喻队不敢说,他确实不敢赌这帮没有良心的队友会不会纠住他言语间的错漏落尽下石。

误解已经够多了……干脆微笑面对。

安迪接着说:“我理解你非常喜欢您的女朋友,但是也不能为此随意将领队的位子当做一种调情的方式……”语调间透露出一丝试图委婉而未能做到的怪异。

叶修:“……嗯?”

喻文州:“啊……?!”

方锐从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啧啧啧是女朋友所以领队位置说给就给,喻队您潜规则用的很溜,涩会涩会,愧不自如。”

喻文州以手掩面,楚云秀眼含怜悯激情四连拍,“没有关系!正当的男女关系我们队里不反对的对吧叶修!”

句尾特地扯上叶修,用意相当恶毒了可以说。

A国队队长无奈地说,“我问她我的职业是什么她都不知道……外行到这个地步,我都更愿意相信那位叼着烟的男士是你们领队了。”

霎时一片寂静,叼着烟的叶修烟灰一抖,一号队服在安洁莉雪身上呢,现在他的确是很像混进中国队的一个……后勤人员。

楚云秀一时没憋住笑了两声,被苏沐橙磕了磕额头。

一个刚刚加入战局的声音震惊地响了起来,“喻队的女朋友?!”

喻文州回头,看见刚配好眼镜的肖时钦,正以一种喻文州并不怎么想看见的方式,加深“安洁莉雪是喻文州女朋友”这种子虚乌有的标签在众人心里的印象。

……这趟夜路看起来似乎根本不该走!

————————————————
喻文州:明天都给我留下来加训!

 

评论 ( 79 )
热度 ( 662 )

© 山河表里 | Powered by LOFTER